正在播放麻豆传媒映画

金蝉子的那段记忆,到被如来佛祖找借口被贬轮回开始,便结束了,至于玄奘的前几世,金蝉子并没有传递出这份记忆。

陈祎也很快回过神来,心中似有感触,没有办法,那份记忆之中,不仅仅是蕴含了金蝉子的经历那么简单,那简直就是让陈祎以金蝉子的视角经历了一边往事,里面还蕴含了金蝉子曾经的情感。

陈祎不得不承认,金蝉子的这份记忆,确实对他产生了影响,但是,这恰恰是最可怕的地方!

别人的经历,再好也都是别人了,可突然有一天,别人的经历强行加在了你的身上,你真的能够接受么?

尤其是,金蝉子的记忆会对陈祎产生影响,那么,金蝉子就可以源源不断的,通过各种手段,继续对陈祎造成影响。

直至陈祎彻底不排斥金蝉子,愿意与金蝉子融于一体,成就金蝉子之身,让金蝉子与蝎子精团聚,也不是不可能!

要知道,此时的陈祎,都隐隐生出了金蝉子有些可怜,他们这段爱情有些凄惨的念头,这无疑不再说明着金蝉子的手段之高超。

“呼!”陈祎上舒了一口气,心情与念头渐渐的平复了下来,甚至可以说,陈祎慢慢的清醒了过来,刚刚那段记忆对陈祎造成的影响,在陈祎用念头之道不断斩断后,渐渐消散了。

“你的经历,确实触动到我了。”陈祎认真的看着面前的金蝉子真灵,“你们的情感,也许真的很感人,坚持了无尽岁月,也属实不太容易……”

“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妄图通过这段记忆改变我对你的看法,甚至影响到我的神志!”

“你的过去,我深表同情,你未来无法与她重聚,我也深表遗憾,但是抱歉,我们的关系,已经注定是敌对的了……”

“不!我们不一定是敌对的!”金蝉子赶忙传递出了一个声音,再次证明了,只要他不对陈祎出手,就算是陈祎与天地人三道玄光的双重镇压下,金蝉子真灵还是有办法出来!

清纯少女超短t恤露腰清新可爱写真图片

再次发现这一点的陈祎面色微沉,即使金蝉子此时无法彻底取代自己,但是对自己源源不断的影响,陈祎还是无法接受。

不过,也可以看出来,蝎子精对于金蝉子来说,确实是最重要的存在,之前无论是乌巢禅师、观音菩萨、灵吉菩萨乃至金光佛出事,金蝉子都没有表露出他才能够影响到陈祎的能力。

这让陈祎一度以为,自己已经彻底安了,尤其是陈祎自身的实力越来越强,自认为已经不输给金蝉子了之后。

但是,蝎子精的突然出现,让金蝉子彻底无法隐藏下去了,因为金蝉子也不知道,蝎子精竟然离开了佛门,在西行路上等待着自己。

可以说,蝎子精的出现,打乱了金蝉子的计划,原本金蝉子也是同如来佛祖一般的打算,哪怕他们没有提前沟通过。

金蝉子同样准备,等到西游量劫快要结束,天地人三道玄光散去的时候,突然发难,金蝉子相信,外界一定会有佛门之人配合他的,尤其是他前世的身躯还在如来佛祖的手中。

可是现在,蝎子精的出现,让金蝉子必须要提前暴露了,因为之前金蝉子虽然无法明确的感知到外界发生了什么,但是也隐隐知道,有佛门之人和无数妖魔死在了陈祎等人的手中,他不能够让蝎子精出事!

“我们不一定是敌对的?”陈祎挑了挑眉头,他看着这个之前还想要自己主动融入他的金蝉子,面色恢复了淡然,他想知道,金蝉子能够说出什么样的话来。

“你在我的记忆中,应该也看到了,我并不是纯粹的佛门之人,我原本就是被迫加入佛门的!”见到陈祎停了下来,金蝉子赶忙开口说道。

“我知道,你的道,乃是反抗之道,你想要反抗这一切,我也想反抗这一切,你之所以会领悟到反抗之道,肯定也是受到了我的影响!”

“你可以不选择融入我,但是,我们本来就是一体的,我们应该互帮互助才是,甚至,我们可以一同反抗佛门!”

“呵呵。”陈祎突然发出了一声嘲笑,他本来还想要知道,金蝉子到底还有什么高论,没有想到就说出了这么点东西来。

金蝉子所言的,反抗之道是受到金蝉子的影响,简直就是无稽之谈,要知道,陈祎的反抗之道起因是阳神世界领悟反抗的拳意,在遮天世界化作了自身之道。

在穿越的这些世界之中,金蝉子的真灵,都被系统给彻底镇压了,离开西游世界的陈祎,就是最纯粹的陈祎,不会受到任何人影响的陈祎。

也就是说,反抗之道,乃是陈祎通过自己的经历,佛门的压迫,自己的领悟出来的,完属于自己的道路,怎么可能是受到金蝉子的影响?

若是金蝉子真的有实力影响到诸天世界,那么现在金蝉子就不会仅仅是作为一团真灵,被困在陈祎的意识之地中了。

至于一起反抗佛门,陈祎又何必去相信一个,一心想要吞噬自己的意识,令自身圆满的金蝉子呢?

无论是陈祎的无尽分身,还是孙悟空猪八戒乃至是小白龙,都比起这金蝉子来的更可靠。

哪怕金蝉子的故事再感人,金蝉子以后无法与蝎子精双宿双飞再遗憾,陈祎也不会站在金蝉子的角度去考虑的,因为他们是敌对的。

站在金蝉子的角度考虑,陈祎就不应该存在,应该直接融入金蝉子,成为金蝉子的一部分,这也是陈祎与金蝉子之间的根本矛盾。

陈祎可以没有金蝉子的真灵,因为系统的存在,让陈祎与每一个分身,都是圆满的,但是金蝉子不能没有陈祎,因为没有了陈祎,金蝉子十世修行,便不得圆满了。

因此,无论如何,金蝉子都会来对付陈祎的,根本就不存在金蝉子所说的,互帮互助,一起对抗佛门的事情。

“你不相信我?”金蝉子有些不解的声音传来,“我们原本就是一体的,你为何不相信我?”

“抱歉,我从来都不觉得,我们是一体的。”陈祎淡笑着摇了摇头,同时联系了洪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