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污视频网站app丝瓜

……

徐君明手里把玩着一个黄皮葫芦。

“好好的一个洞真极品的葫芦,居然被祭练成土属性的极品法器?真是暴殄天物!”

既然已经结下因果,自然不能放过那石黄悟。

所以当他离开后,徐君明便让吕盘出手,半路上结果了他的性命。

这神沙葫芦也落到了他的手里。

暂时收起来,左掌摊开,一枚黄色的符箓浮现出来。

徐君明脸上露出一抹无奈。

过去一个月里,他尝试了各种办法,都无法把这符箓从识海中逼出来。

“看来看守火焰的责任,我是推不掉了。”

“咚咚…!”

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

粉红色嫩模 抱着她的R娃娃

“师兄,快出来。钱定林师叔祖来了。”

刘德化的声音传了进来。

茅山来人,徐君明并不意外。

毕竟看守火眼这么大的事情,与茅山南宗气运相连,万一出点什么岔子,不仅丢人,更会损耗茅山南宗的实力。

闪身出来。

“师兄,钱师叔祖来了。”

刘德化连忙迎上来。

“我知道。”

心神与整个阵法相连的徐君明,自然知道钱定林来了。

手中指诀一掐,阵法打开,一身黄色道袍的钱定林飞了进来。

“师叔祖!”

徐君明、刘德化同时躬身施礼。

钱定林点了点头,目光有几分复杂的看着徐君明。

这个茅山最出色的年轻辈弟子,每一次见面,都能给他带来别样的震撼。

这次尤其强烈。

神打真诀压服六大金丹,成为江汉三镇火眼看守,随便哪一条都不容易。尤其前者更是让他有些难以置信。

但这消息又来自自己的老友,由不得他不信。

“不必多礼,起身吧!”

“多谢师叔祖。”

“君明,这次你的事情,宗派都知道了。你…真的成了此处火眼的看守?”

徐君明郑重的点了点头,从法袋中拿出一枚玉简递了过去。

“事情经过,弟子都写在里面,还望师叔祖拿给掌门阅览。”

钱定林接过来,一目十行的看完后,叹了口气。

“看来是天意如此,到是让武当派白捡了个便宜,在天地大劫开始前,把自己摘了出去。”

“天地大劫?”

徐君明眉头一皱,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审视着他,钱定林点了点头。

“如今你已经有金丹的实力,又是百丈火眼的看守,也是时候把一些修行界中的秘密告诉你了。”

顿了一下。

“有道是: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可报天。”

“修士修行,采集灵气,挖掘灵物,采灵药以炼丹,夺日月精华而修己身,逆天而行,侵天地之灵机。”

“日积月累,天地灵气入不敷出,自然要降下劫难,这便是天地大劫的由来。”

“因为每一次天地大劫,间隔一千两百九十六年,所以又叫‘千三大劫’!”

“现在,便是又一次‘千三大劫’来临之期。”

徐君明了然的点了点头。

“师叔祖,这次的大劫由何处开始?”

“不知道。如今修行界中还没有定论。不过我们三山符箓诸派联合推算,应该与白莲教余孽,有一定的关联。但到底是不是,我们也不是很确定。”

“白莲教!”

徐君明眉头微皱,想起了当初在吴家碰到的那个紫脸中年人。

“师叔祖,千三大劫很难度吗?”

钱定林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历次大劫后,修行者的数量,都会减少一半以上!”

“咳咳咳…!”

旁听的刘德化震惊下,无意识的吞咽唾沫,结果自己呛着了。

“师叔祖,咳…,师兄,咳咳,我没事!”

刘德化连连摆手。

徐君明心中沉重万分。

死亡率百分之五十,这个几率,没人敢保证自己会没事。

“趁着大劫爆发还有段时间,你们都好好修炼。修为越高,活下来的机会才越大。”

徐君明点了点头,眼神中多了一抹坚定。

“还有一件事。你要看守火眼,无法分身。所以茅山南宗掌门之位,恐怕你没机会了。”

“我知道。长青师弟比我更合适。”

如果没有千三大劫的话,说不定他还对掌门之位有点兴趣。但现在大劫将起,提升修为才是最紧要的事。

“你能想开就好。”

钱定林留了一天,检查了五丈峰洞天的阵法布置。

考校了徐君明的实力,足以看守火眼后,便离开了。

刘德化也因为千三大劫,决定提前结束游历,带着月儿回麻姑山坊市修炼。

他们一走,徐君明这里也真正安静下来。

没有了外来侵扰,徐君明便关闭了五丈峰洞天,催动阵法,把外面的五丈峰沉入地下火眼。

这样一来,也能多几分保险。

木屋内,八丈宽的巨石平台上,徐君明盘膝而坐,在他对面盘坐着六七岁童子模样的任无极。

“吁…!”

长出了口气,徐君明眼神中多了一抹坚定。

七魄分身术他已经在青铜镜的辅助下参悟透彻,如今是时候修炼了。

调息片刻,把精气神调整到巅峰,徐君明催动青铜镜返照空明,神魂澄澈,最后温习了一遍七魄分身术的内容,心神一动。

一道几近凝实的身影,从他体内浮现出来。

精修魂魄之道的他,魂魄强度,比普通先天巅峰的修士,强了太多。

渐渐地,一朵白色的莲花,从魂魄头顶浮现出来。

莲花中坐着一个五六岁大小,身形消瘦的小儿。

这小儿脊背上,生着两寸长的黑色毛发,双目狭长,嘴巴大张,奇丑无比。

片刻后,小儿突然涣散,变为一只长有马蹄的黑色怪狗。

这小儿和怪狗,便是三魂七魄中的第一魄。

尸狗!

三魂七魄图中说它,形似小儿,忽如犬马,背后黑毛长二寸,在人身中,死后号之曰鬼。

莲花越长越大,里面的尸狗也跟着长大。

约有三尺后,无形的利刃划过莲杆。

莲花飘落,徐君明脸色一白,眉头紧皱。

强压着心头痛楚,手中指诀变换如风,无数道印诀没入莲花,后者光芒越来越盛,渐渐的,满屋都笼罩在白色灵光下。

忽然光芒一敛,闪电般没入对面任无极的泥丸宫。

后者陡然睁开双目,两道精光,划空而过。

两人目光相对,徐君明心中感受一番,不同于之前一心二用,操控傀儡的感觉。

仿佛真的有一个人在自己对面,跟自己对视。

“这种感觉真不习惯。”

“时间久了就好。”

任无极说完后,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

又活动了一下身体。

“如何?”

“把阴阳大磨给我。”

徐君明点头后,伸手一指,阴阳大磨飞出丹田落入任无极手中。

后者乃是他的七魄分身,阴阳大磨自然也是他的本命灵器,所以掌控起来,跟徐君明自己一样,如臂使指。

托住大磨,感受片刻,任无极飞身出了木屋。

徐君明跟着出来,瞬间感受到了不同。

看着五丈峰洞天中云集的劫气,心中一惊。

“你要渡劫?”

“已经先天圆满了,干满不渡劫。”任无极理所当然道。

徐君明言语一熄。

他从小被四目教导,受九叔影响,再加上看了茅山南宗藏经阁中,无数先辈关于渡劫的记录。

字里行间,无不透出一个意思。

慎重!

所以徐君明对渡劫,也是顾忌重重。

即便任无极的先天阴阳之体,早就先天圆满。

他也一直没让他渡劫,总想着再积累积累。

“这家伙完没有继承我的优点!”

看着站在空中,六七岁童子模样的任无极,徐君明心中吐槽道。

“轰隆…!”

酝酿良久后,劫雷终于打了下来。

任无极一指阴阳磨盘。

已经三条灵禁的大磨,瞬间膨胀为五丈大小,‘轰隆隆’,黑白磨盘一转,仿佛长颈吸水般,把劫雷吸了进去。

碾磨半响,一道手指粗的乳白色灵气,没入任无极身体。

“噗通…!”

久违的心脏跳动声,忽然从他响起。

一股生机之气,从任无极体内传出。

徐君明一愣,脸上露出惊喜。

“活了?!”

任无极原本是僵尸之体,被他祭练成护法神将后,也是死物。如今被天劫中的造化灵气淬炼,居然复活了?!

“轰隆…!”

第二道劫雷打了下来。

阴阳大磨瞬间膨胀为十丈大小,又把第二道劫雷吸了进去。

同样一道造化灵气,被任无极吸收后,他身上的生机之气,已经完不逊色于正常人。

“嗤啦…!”

半空中黑云汇聚,电花闪烁,当初阴阳大磨渡劫时的雷眼,此刻也出现在了空中。

任无极小脸紧绷,神色中第一次出现了凝重。

小手一挥,一道阴阳灵光,没入阴阳大磨。

这磨盘仿佛吃了大补药,瞬间膨胀为十五丈大小,黑白磨盘转动之声,震天动地。

浩荡的阴阳灵光,如同翻滚的海浪,把整座五丈峰洞天,都染成了黑白两色。

这庞然的气象,看得徐君明心中暗惊。

在任无极手中,黑白磨盘发挥出的威力,远超在他这里。

想想这也不奇怪。

任无极先天阴阳之体,体内蕴含先天阴阳二气,阴阳磨盘也是无极之宝,两者的契合度,远超过他。

达到极胜的阴阳磨盘,忽然灵光耀目,变换为长十五丈的黑白剪刀。

无尽的杀伐之气,冲天而起。

即便隔得很远,徐君明也有些心惊肉跳。

“咔嚓…!”

黑白剪刀凌空剪下。

天空中的雷眼瞬间被剪成了两半。

先天神通,配合阴阳灵器发挥出来的威力,让徐君明震惊莫名。

当初他拼尽力,斩杀冷焰蝽虫母的一刀,也没有这此刻黑白剪刀的威力强!

“这还是我的本命灵器吗?”

连续几剪刀把雷眼剪碎后,重新化为阴阳磨盘,把劫雷吸纳一空,任无极飞身一跃,融入阴阳磨盘中。

“人宝合一?”

徐君明下巴差点掉下来。

一般只有把本命灵器,淬炼道法宝阶段,才能肉身与法宝融合,真正人宝合一。

而阴阳大磨现在只是灵器,根本不是法宝。

能发生这种情况,只有一个解释。

任无极跟阴阳大磨的契合度太高了。

“天赋这玩意,真是老天爷赏饭吃,比不了啊!”

徐君明无比羡慕的叹了口气。

………………………………………………………………